肖良志:中国足协的改革是中国足球改革的龙头

中国足协的改革方案主要还是按照我们国家层.

中国足协的改革方案主要还是按照我们国家层面在2015年2月27号通过的关于中国足球整体改革方案,按照这个要求,从8月17号正式开始单飞,也就是中国足协脱离国家体育总局,去行政化。原有的中国足协的行政级别不复存在,原有的足管中心,任职于中国足协副主席的司局级干部的行政级别全部去掉,也就是说目前的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张剑,副主席魏吉祥、于洪臣、林晓华等人,他们原来的司局级这个行政级别已经是没有了,他们已经是成为社会社团组织的人士,和中国足协其他的人一样,是没有任何行政级别,属于今后中国足球协会聘任的工作人员。当然了,他们还有另外一个不同的说法,就是说作为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的代表,也就是说国家体育总局的代表,被派驻到中国足协去工作,脱离之后,他们有了这么一个性质。

刚才我们接着回到初始的线多年以来,一直是处于外界,尤其是媒体舆论的包围之中,批评的,批判地,挞伐的非常之多,过去30多年以来,可以说中国足协这个机构成为全国所有政局级或者副部级,因为中国足协的主席目前来说是副部级的身份,这么一个副部级机构被抨击,被批评,被批判的程度任何一个国家的机构和职能部门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再加上中国足球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整个中国足球的大环境受制于足球的成绩,再加上在特有的社会环境之下,中国足球本身也是社会的一部分,所以说社会上有的那些腐败的东西,在整个中国足球界也有,同时由于中国足球协会和国际足联一样,在这之前,公检法这些部门介入的程度比较低,所以也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领域,在这个领域之内,所有的这些腐败现象,尽管是很盛行,但是限于中国足协这种能力,没法去打击包括我们此前说的假赌黑,导致了整个中国足球环境,从根部都给腐败掉了,过去很多的问题,从当前的1999年“渝沈之战”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典型的假球,到2001年的甲B五鼠,再到2002年、2003年的黑哨,当然黑哨最后处理的只有龚建平一个人,到2004年北京国安引发的G7站出来挑战中国足协的权威,要求改革中国足协或者要求民间选举,去取代中国足协,职业联盟的提法,当时是比较盛行。再到后来2008年武汉光谷退出事件,直至到2009年至2013年反赌扫黑运动,把整个中国足球阴暗面和毒瘤全部呈现在社会面前。这个不仅仅是在我们中国足球界和中国社会引发了极大的反响,同时在国际和世界体坛也引起了极其大的效应,使整个中国足球的形象和颜面尽失,斯文扫地。

在这样前提之下,再加上党和国家领导人对足球确实是非常地喜欢和非常地重视,经过2009到2013年反赌扫黑的打击之后,党和国家领导人突然意识到足球作为五第一大运动,它承载的社会功能远远超越了或者是超出了其他体育范畴,甚至是超越了其他社会领域的承载的社会功能,因为它不仅仅是一种体育运动,它更多的是文化,是一种精神,是一种修养和是一种教育,所以说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再加上很多人士向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建议如何去改革和整治整个中国足球,最终由党和国家领导人亲自指示,由国务院牵头成立了中国足球改革领导小组,改革领导小组授权办公室全全处理关于改革的具体事宜,最终形成了中国足球整体改革方案,这个方案在这之前,数易其稿,因为在调研过程当中,肯定是不断地发生着变化,所以说这个方案也在进行不断地调整,最终在2月27号,咱们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最终审核并通过了这个方案,2015年3月16号国家体育总局召开新闻通气会,当时也邀请我去参加了,就整个整体改革方案进行了解读和对外把整体改革方案和今后的时间表大致地进行了表述。在表述过程当中,中国足协的改革成为中国足球改革的龙头,也就是说中国足球要想深入进行改革下去,首先要改革中国足协,这是一个大背景,所以大家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在8月17号部级联席会议很多的领导成员参加的前提之下,在中国足球改革领导小组主要领导参与的情况下,国家体育总局召集中国足协全体人员开会,正式宣布了中国足协脱钩国家体育总局,也就是说让过去的大家诟病的那些问题,首要的问题,解决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开始了,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国足协的这次改革是因为几十年来,首次正式地进行了政社分开,也就是说一个本来是副部级的单位,现在突然之间没有级别了,把他们推到“海里边去游泳”。所以在社会上引发了极大的反响,这是整个改革的背景。其实一句话,中国足协的改革是中国足球改革的龙头,只有它先改了,它改好了,那么中国足球其他的改革才能更好地深入进行下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