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协调整改革方案出炉

8月17日,注定是中国足球里程碑之日。当.

8月17日,注定是中国足球里程碑之日。当天,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出炉。《方案》指出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适时撤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理顺中国足协与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的关系,改革完善中国足协人事管理制度和财务资产管理制度等。

《方案》的发布是中国足协在去行政化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但足协改革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改革并没有制定具体的时间表。记者从《方案》原文中精简梳理,希望能帮助大家更好理解足协改革方案。

中国足协依法独立运行,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国际专业交流等方面拥有自主权。

改变中国足协与足球中心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组织架构。适时撤销足球中心并按规定核销相关事业编制。

中国足协是具有公益性和广泛代表性、专业性、权威性的全国足球运动领域的社团法人,是管理足球项目普及与提高工作的全国性自律机构,是代表中国参加国际足球组织唯一合法机构。

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改革完成后,体育总局不再具体参与足球业务,仅对中国足协给予必要的业务指导与监督管理。

足球中心领导班子成员作为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代表进入足协工作,免去事业单位职务。

选择进入中国足协工作的,将所有关系转入中国足协,原在编在岗人员级别、职务等进档封存;不进入中国足协工作的,由体育总局在系统内统筹安排工作。与体育总局脱钩改革完成后,中国足协按照有关法律法规与工作人员签订劳动合同,能上能下,能进能出,同工同酬,公平竞争,统一考核。

中国足协具有用人自主权,自行确定内部机构设置、人员岗位设置、薪酬管理、绩效考核和用人制度方案。

与体育总局脱钩改革完成后,中国足协不再作为中央预算单位,执行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单独建账、独立核算。实行财务公开,上一年度财务报告与下一年度财务计划和预算须向协会会员大会报告、接受审议。

中国足协中的国家工作人员因公临时出国,由体育总局按现行外事管理规定办理,其出访次数、团组人数、在外天数根据工作需要据实安排,不受因公出国批次限制。中国足协开展对外交流合作享有一定的自主权。

减少政府体育行政部门代表,增加职业联赛组织代表、经济界或法律界的社会人士代表,未在地方足球协会任职的地方体育行政部门代表不再担任中国足协执委。

完善技术、竞赛、裁判、青少年、女足、新闻等委员会,充分加强其在业务领域的权威、专业地位;突出重视纪律、仲裁、道德与公平竞赛等法律机构的建设,充分发挥其监督、保障的重要作用。

中国足协成立党委,由体育总局党组领导。中国足协党委发挥政治核心作用,履行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加强党风廉政建设,中国足协成立纪委,履行监督责任,充分发挥监督、执纪、问责职责。

今年年底,中国足协将召开足球代表大会,届时将会对领导机构进行改选。谁来掌舵新足协,无疑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

首先,现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足协主席蔡振华仍然是热门人选。他在足协主席的位置上经历了中国足球改革的方方面面,有从运动员到教练员再到总局官员的经历丰富,如果蔡振华能在足协把改革推进到位,或将在以后为中国体育的进一步改革提供经验。蔡振华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时机、条件都合适的话,自己愿意参加足协主席选举,“但这是要通过投票选举产生的,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被选上。”

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常务副主任、上海市体育局局长李毓毅这个名字可能并不为公众所熟知,但他却是一直活跃在足球改革前沿的人,对整个足球体系的把握和之前在上海地方任职的经历都是他的优势。

近年来一直在足球外事领域非常活跃的张吉龙也是呼声较高的人士之一,他与国际足联、亚足联等机构的重要人士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在商界,许家印和王健林是最热门人选。前者拥有目前中国最成功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并有电商大佬马云助力。后者曾经在职业足球领域取得辉煌,近来更是动作频频,赞助中国足协、收购马德里竞技和盈方体育。

无论是谁,新任足协主席的出炉都应按照选举程序,公开、公平、公正地进行。无论谁当选,对中国足球最理想的状态是新足协能得到足球界、政府、商界和社会人士的广泛支持。据新华社电

中国足球协会正式脱离事业单位范畴,与足管中心不再“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是一代足球人努力的结果。早在2004年,就有中超7家俱乐部的投资人联合提出了“管办分离、政企分开”的诉求。2011年,足协打假扫黑尘埃落定以后,空降主管中心任主任的韦迪继续提出过以上提议,却遇到了不小的阻力一度搁置。

这个进步来得有点晚,但值得肯定。事实上,在国际足联各个会员协会里,中国足协此前一直作为一个奇怪的个体存在。它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同级别的协会相比,政府官员直接担任协会领导,权力色彩浓重。具体运营环节,权力参与其中,很多时候根本违背了足球运动的发展规律和市场规律。中国足球大环境最黑的时候,这种管理方式实在难辞其咎。比如,“假哨”和“黑哨”不难理解,是球队谋求比赛胜利,用收买裁判等手段控制赛果。可“官哨”一出场,甚至南勇级别的官员直接参与,可以令各种打假球的方式顿时黯淡无光。

以后,中国足协的管理层人员必须经过合法选举后聘任,体育总局不再参与具体的管理工作。足协不设事业编制,事实上几乎拥有完全的人事自主权,比如国家队层面上的保障,从此可以实现完全按需配置。资金来源渠道可以大大拓展,且财务情况将在能够接受审计的情况下更为透明,从此摆脱“总局小金库”的恶名。足协与总局脱钩,事实上是与“政绩”脱钩,根本来讲,更有利于吸引更多专业人才,十分有利于形成长远的发展规划,提高日常工作效率。“外行管内行”,有望成为历史。不过,一个“非政府社团法人组织”如何有效统领社会关注度高的全国足球事务,仍会遇到许多难题需要破解。

足球,在我国仍然是职业化程度最高的运动,与市场经济规律的摩擦和冲突也最为明显,所谓体制的弊端也不断显现。所谓不破不立,中国足球经历过最黑暗的时候,也终于迎来了脱胎换骨的好时机。尊重规律,跟上时代,应该能让一项原本影响力最大的运动,恢复其原本的生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